捕鱼游戏;打鱼狰狞

教育品牌网 2019-08-11

打鱼捕鱼很好玩,一起来玩

的一生,都活在命运编排的戏里,若问角色,谁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是充当过客,有多少时间是充当归人。旅程如风,我们是风中的一粒渺小,许是微尘,许是水露,许是花叶,可终有驿站会收留漂泊的你我。也因为如此,我们看到爬满绿藤的院墙,就以为是家;看到苔藓斑驳的古井,就以为有水;看到一扇半开半掩的绿纱窗,就以为是将自己等候。——题记

  我知道这一切终于该结束了,喧闹的操场,充斥着篮球与球框的碰撞声;望着逆光中远远走来那一对结伴而行的身影,在背后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美好得有那么一点点刺眼。我佯装不经意的转过身,默然仰起头,手中的篮球毫无预料地狠狠砸在地上,在朋友们的惊讶中,整个世界在视野里渐渐模糊……

  意料之中,你站在我面前,挽着另一个人的手臂,笑容那样刺眼。

  “哥,这是我的男朋友。”你微笑着介绍,我低垂着头,脑子嗡嗡作响,微凉的风中不晓得碎了谁的心。半晌,缓缓抬起头,挤出一个淡淡的笑:“恭喜。”

  短暂的交集后,你带着幸福的笑容转身离去,我终于学会对现实的逆来顺受,退回了朋友的角色。我藏住了自己的秘密,藏得久了,最终也终于能若无其事地将它提起,就像提起一个不相关的人,不相关的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牺牲。

  你就住在我家隔壁,你总爱缠着我,总是很乖的叫我哥哥,尽管我只比你大19天,尽管我多么讨厌这个称谓。你会找我陪你哭,会让我整夜陪你诉苦,总爱让我陪你挑选衣服,我都在你身边当你孤独。你找我陪你无聊,陪你看你爱的频道。总要让我陪着你睡不着,陪着你吵闹陪着你感冒。我知道你最爱的口味,知道你最爱用的香水,最爱的词汇,最爱晚睡和你最爱是谁……

  那个冬天的圣诞节,我亲临了从天而降纷飞的雪花。就好像人们期待多了一样,期待最终变成了现实。当时还在教室里上课的我们,无不扑到窗边迎接着北国的礼物,人群一下子变得如雪般单纯干净,笑声中折出孩子般的天真。放学后,我意外接到了你的电话。

  “一起看电影去吧!”电话中传来你的声音。

  “悉听尊便。”

  光线朦胧的放映厅里,你曾那么近在咫尺,近得伸手就可以抱住,近的可以透过你的眼睛,一直看到你的心里去。但命运的潮水席卷而来,我再怎么努力前进,仍被冲回了原点。

  电影放完后,时间已过黄昏。

  你清秀的面庞竭力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在清冷的风中哈出一道道热气。雪花如同扑火的飞蛾般,在黄昏的路灯下盘旋飞舞着。会不会也有一只飞蛾是我呢……

  你问我会不会有时看天空,会莫名其妙的感伤起来?

  会吗?渐渐暗下的天空,好多好多的雪花扑面而来,视线穷尽到无限远处,远得再也看不到你仰望天空时的表情。

  你告诉我他对你很好,你想要的他都会知道,喜欢他永远都不会计较你那些荒唐的无理取闹。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偶尔会替你分担你的伤口,把我的肩膀借给你当枕头,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闹够了没有。

  2012年的夏天,我们伫立在吴山广场前的梧桐树下,就像伫立在青春的十字路口,那个夏日凉风拂过树梢的夜晚,空气中飘荡着旅行的意义,我们高中三年的旅行也随之结束了。

  你说:“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欣然接受,尽管心是痛的。

  那晚我对你说,也许很多年后我会对朋友说起你,说我曾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的一个女孩,那时我还很傻,梦想就这样陪在她的身旁。曾经想好的一辈子,原来不过就是飞蛾扑火的那一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