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美的想象:我的孩子就是我曾经的父母

99时尚网 2019-11-08

关注我们:永远用最质朴的语言揭示教育核心

世界上最美的想象:

我的孩子就是我曾经的父母

最美 

抛去那些宗教明相,我们单纯地看这个想象:我的孩子就是我曾经的父母。多么富有诗意,多么美丽!


曾经有一首诗歌这样写到:


黄金球

包瑞斯


因为爱,爸爸给了我

我无以回报。

年纪小,这份礼物的价值,我不知道。

长大后,用成人的脑袋,无法思考。

现在,我儿子长大成人,爱传给他,

在父亲的心中,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个宝。

我曾经接受的东西,现在付出,

这来自不再回来的人,没法回赠。


当儿子长大成人,像男人一样思考,

他将像我一样,踏上自己的路途。

我给他的爱,他会交给他的儿子。

我注视他,带着渴望而没有嫉妒。

我的目光跟随生命的游戏,

深入时间的殿堂,

人人含笑抛出黄金球,

没有人抛给传球给他的人。


无论你的父母有没有过世,也许你的孩子来到你的身边真的有某种使命,ta就是你曾经的父母。


当你手捧着ta,第一次看到ta的面容,我相信,你一定想摘下所有最美最亮的星星都给ta。


有人总是向我请教这样那样的教育难题,从事了十五年的教育事业,我慢慢地走出了一条新颖的道路。


有一些星星一样明亮,月亮一样皎洁,太阳一样温暖的闪光点深深地影响着我:


儿时在姥姥盘坐的腿弯里听圣经故事,看着她剪的漫天飘舞的纯白色小天使


巨大病痛到来之前,偶遇的一位解了我生命之危白胡子老爷爷,还有他手上那只青绿色的小鸟儿


家中小屋的钟表下面悬挂的那尊浅碧绿透明的观音像


姥姥过世三天之后,我看见了姥姥活生生地飘了进来给我讲故事,然后注视了一会儿正在厨房中做早餐的母亲,最后消失在一片巨大的白色光明中


妈妈为了防止我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从来不带我去墓地和烧纸


初中时遇见留级的同桌,他曾经的经历就是捉鬼师的徒弟


总有陌生的面孔或声音出现


在我手中奇准的塔罗牌和占星


后来读到的雪漠老师的全部著作


系统研究了西方的灵性科学


母亲过世之后,诸多的见面、互动和对话


遇到危机时突然出现又马上消失的救助我的金发碧眼的女人


......


我的人生就是一场梦境,所以我总是用最核心的回答解答向我求助的家长们,因为我可以理解孩子那些在家长看来最不可思议的想象,因为它们,在我的身上切切实实地发生了。


读过雪漠老师的心学大系后,我对生命和教育的理解更加透彻了,同时我也在慢慢消解着自己,因为我何尝不是千万个你,你何尝不是恰好经历着同样的喜悦和苦楚的我。


所以你可以尝试用这个美好的想象,把教育孩子的日子过得像诗一样美丽。


这个美好的想象是那些我曾经做幼儿园老师时,给他们把屎把尿的孩子们教给我的,也是最近刚刚过世的三只小狗教给我的。


试想一下,当你因为孩子的任何行为而生气上火拼命找对策时,你望着ta——那此刻,当下,还活生生的存在,也不知何时就会消失,ta那稚嫩的脸庞,是否曾经相识,是否ta就是你曾经没能来得及好好尽孝的母亲,我相信,只要你不是精神变态症的患者,你那颗柔软的心就会被调动,你就会收回那些即将脱口而出的无情的指责,你就会放下那马上要抬起的想要打ta的手掌,你就会拥抱ta,甚至流出热情的眼泪。


这就是我对所有教育问题的解答,我不是大师,我只是真真切切被上天眷顾,死去活来的千万个你。


只要还活着,ta其实不用被教育不是吗?


就那么望着ta,深呼吸,不带任何批判,单纯地看着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生命,ta也那么单纯地看着你呢!


要是ta明天就会逝去,你还会像今天这样对ta,要求ta学这学那去达成实际上是你自己的野心和梦想吗?你难道不会单纯地,简单地,纯粹地,就那么陪ta玩一会儿吗?


我只能教育自己,我只是把我的真心感悟分享给大家,教育的精髓就这么两个问题:

1. 如果ta就是我曾经的父母,我还会这么对ta吗?

2. 如果ta明天就要死去,我还会这么安排ta的一天吗?


信不信由你,当你问出这两个问题,一切的教育难题就全部迎刃而解了。


不要害怕,但是要正视现实,谁能说得准谁什么时候会死去呢?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Jun. 19

2019

+




来自我的教育伙伴 

花花老师为你读诗

用最质朴的声音

为你献上祝福


千年的寻觅

作者:雪漠

千年的寻觅


  仿佛,已有千年,

  焦渴的心灵总在期盼。

  期盼一缕清风,吹去我心头的热恼。

  期盼一份智慧,洗去我无明的云翳。

  期盼斩断生老病死的绳索,

  期盼彼岸的生命新绿。


  我曾无休止地呼唤,

  旷野里响彻我无助的哭泣,

  黯哑的嗓门撕裂了,

  一口口血,

  吐自焦裂的心。

  但我无法驾驭心灵的马车,

  犹如一个孩子,溺在水中,

  却无力挣出愚痴。


  沿着漫长的时空邃道,

  我苦苦寻觅。

  我历炼汉唐的繁华,

  我沐浴明清的烟雨,

  生命的扁舟,

  在生死中飘泊不已。

  岁月的大风强劲地吹来,

  吹走我一个个躯体,

  却掠不去灵魂的寻觅。


  谁能告诉我生命的真相?

  谁能揭开死亡的秘密?

  谁教我挣出命运的轮回?

  谁带我找到灵魂的净土?


  我一次次喊破了嗓门,

  可回答我的,只有死寂。

  人海茫茫,

  却打捞不出,

  我那双寻觅的眸子。

  耳旁只有瑟瑟的秋风,

  眼前只有无常的足迹。


  我一次次死去,一次次再生,

  扮演着尘世上所有的角色,

  生生死死,无休无止,

  忽尔牛,忽尔马,忽尔猪,

  可无法摆脱命运的磨盘,

  没人能告诉我,

  哪儿是灵魂的出路?


  我无助地哭泣,在天大地大的黑洞里,

  何处是我的归宿?

  我看不到黎明的天光,

  望不到一丝儿希冀,

  得不到一缕缕温馨,

  我不知道,命运会将我带向何处?

  生时,不知谁是我?

  死后,不知我是谁?

  我拚命地挣呀挣呀,

  总也挣不脱比鱼网还坚韧的业力。


  在那个命运的管子里,

  我忽尔姓张,忽尔姓李,

  忽尔是男,忽尔成女,

  灵魂如风,

  飘忽来去,

  焦渴的呼唤布满了血丝。

  九天之颠,

  印满我搜寻的眼眸。



  直到有一天,

  我你相遇在那个夏日。

  记得不,我的灵魂依怙?


  那个寻常的夏日并不寻常,

  清风徐来,绿影摇曵

  佛光吹落了智慧的桂子,

  莲花就种入我的心底。

  我明白,那寻常之中的不寻常,

  我寻了千年呀!

  我踏破了五百双铁鞋,

  才寻来,那短暂而永恒的相聚。


  从此,我的生命才有了意义,

  从此,我不再是无助的个体,

  我眼中的世界多了色彩,

  我有了灵魂守候的净土。


  我知道,万物有漏,精神永恒;

  我知道,黄金有价,师恩无比;

  我知道,你是超越轮回的大舰;

  我知道,你是解除痛苦的甘露。

  生命可失,

  可你,我再也不愿失去。


  我在黎明的曙光中打坐,

  我在深夜的宁静里禅思,

  眼前老晃着师尊的音容,

  心头老响着灵魂的咒子,

  是的,我很苦,

  但我愿坐破一千个蒲团,

  因为,耳旁老响着一个念叨:

  "还有众生父母......"


-----
-----
‍‍

父母必读

雪漠心学大系之《真心》




梦在这里,

你我一同起航,

为了,

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家。

每周日上午10:00,

陪伴你和你的宝贝,

无论ta多大,

永远是我们的孩子,

让我们牵手,

慢慢等待静待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