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汇丨《从小岗走出》—创意学院教师剧评(二)

cosplay中国 2019-09-29

创意学院教师剧评


《从小岗走出》表现了作者万素的一种“心像”,改革开发四十年这个时间进程中的某一种“心像”,这个心像的根源来自什么?就是贴近人民的感受。“人民”这个词到底指谁?从不同角度上说,每个人都是人民。但是,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精神世界的定位。从获得感上说:“人民要为自己某幸福”,从给与感上说:“每个人都要为人民服务”。每个人都有“我是怎样的人民”的自我定位,不管他的职业身份属于哪个领域哪个阶层,主体怎么定位就是一个十分微妙而模糊的区域,但是精神的本真地带也必然自然而然的显露。

给与者和获得者到底是谁?在《从小岗走出》这个作品的外显层面是混沌的。不论小岗的农民还是城市市民,不论工农商学兵各类人民,《从小岗走出》描述着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人民生活形态的流变,几乎白描一样的画风里,《从小岗走出》这个作品几乎洗刷掉一切人为的、复杂的历史矛盾,而展现着一个浸润其间、又是一个仔细的观看者的情感,这个情感几乎是将一切由身份地位的不同而产生的不同情感都统一抹平了的一个“大人民”的情感,努力而“无为”的、随历史的驱动力演变着又仰望着未来的情感,这就是万素看生活的心像,这个心像决定着她将舞台时空混沌着置放着她的历史印象,作品中的场景和生活因素打破了具体的时间进程、打破着具体的人物的空间关系、而统一在了一种“朝朝暮暮、惺惺相惜”的氛围中,人民就像在时间的河流中游泳的人,在奔前程的河流中被水浪冲刷着的小舟,而游泳的人越游越会游、小舟被冲刷成舰艇。万素放弃掉认识理性的负荷、用天地情怀透视着家国梦想。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小岗走出》这个作品删减掉对历史是非曲直的分析,甚至删减掉以人自身的集体记忆为核心感动的情怀,而是从“天、地、人”之自然本性的敬仰中体贴人之生存。所以,演出中,观众们经常在作品平淡无奇的叙述姿态下,却时不时生出温暖和感动。

创意学院成立以来,其教育教学改革的内在意义肌理与这种“从认识理性的文化观向思维理性的文化观过渡”有着一致性。创意学院的管理者们汲取中国传统哲学“道法自然”的文化观照,将它落实到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自然关系上。创意学院重点的新设课程《混合创意》从没有固定知识结构的起点开始、鼓励师生们共同的以“心”为起点、以“性”为观照,通过对思维理性的实践,开放式的获取创意方式,是对“教育本质”的一种当下文化观照。《老子》六十四章说:"是以圣人……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这里说的"自然"是"万物的自然"。"圣人"遵循"道"的"无为"推行"无为政治",是为了辅助和配合"万物的自然"。中国传统的哲学在实践论上同当下全球一体化时代的“思维理性带动文化创造”有着内在一致性。“我们为未来的中国培养什么样式的生命主体?”、“我们需要抱有怎样的情感和思想能力来与这个世界相处而造福家国、社会和自身?”、“中国传统哲学体系本身包容世界文化的元素、而在当下实践中反应其体系内涵”成为了目前中国教育者们自身要践行的命题,其使命是全息的。从“自大”中放下,从“谦卑”中承担,以“真诚”面对普世价值之“心”才能践行先进文化之“性”,在全球文化中做到价值理念输出。在北京舞蹈学院刚刚起步的教育教学改革进程中,需要那种“朝朝暮暮、惺惺相惜”的心像,需要那种“家国一体、互为手足”的决心和智慧。  《从小岗走出》表现了作者万素的一种“心像”,改革开发四十年这个时间进程中的某一种“心像”,这个心像的根源来自什么?就是贴近人民的感受。“人民”这个词到底指谁?从不同角度上说,每个人都是人民。但是,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精神世界的定位。从获得感上说:“人民要为自己某幸福”,从给与感上说:“每个人都要为人民服务”。每个人都有“我是怎样的人民”的自我定位,不管他的职业身份属于哪个领域哪个阶层,主体怎么定位就是一个十分微妙而模糊的区域,但是精神的本真地带也必然自然而然的显露。

——创意学院教师:张元春

万素的气韵讲的就是阴阳和合观!劳承万先生和钱穆先生曾说“中国讲合,西方讲分离”。万素的“气韵图画”不是单一的个体气韵,是群体合的状态。只有合在一起每个人都“对气”了,才能表达统一!西方的现代舞虽然也讲身心合一,但是我认为他们很浅显的在理解“合”,至少西方主流还是在说二元分立!《从小岗走出》表达的改革开放的好与坏恰恰是阴阳和合而不是阴阳对立!

双线叙事、灯光切入切割空间叙事、电影式的分镜头处理、即时影像、三维艺术二维化、色彩、纺织女工、工地建设、流水线、股市、下岗、蜗居、贷款、可乐、人民生活的改变......这一切都来源于万素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创作的具有现实主义的“现”“当”代作品《从小岗走出》!万素般的“气韵图画”为每一个动作的表达、语言的表达、视觉新媒体的表达都找到了恰如其分的位置。万素重新定义了“现代”与“当代”,且真实的表达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给人民与国家带来的方方面面的改变!嗓音在舞剧中的使用,不再表现单一语言符号的具象,还兼顾着对非语言符号的抽象表达!作品没有动作的堆砌,他们只为表达明确而清晰的内容!没有空洞的眼神、无病呻吟的对“现代舞”的模仿,有着的是对新时期“现”““当”的诠释!《从小岗走出》是一部具有现实主义且统一艺术家审美与观众审美关系的 “现”“当”代舞台艺术先锋作品!且不应划分入以“时间”命名的“现代舞”或是“当代舞”,因为这就是万素的“气韵图画”!

北京舞蹈学院创意学院学科融合”与“跨学科发展”的教学改革,可以在《从小岗走出》中清楚地看到其成果!创意学院自2015年成立以来,打破传统整合各专业进行跨专业学习,保持高精尖的同时做到博览众長。参与演出的学生来自创意学院各个系,他们的默契与专业的配合来源于他们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学生除去学习自身专业的表达方式以外,还需学习音乐、动作、语言、视觉艺术四种基本的人类表达方式。学生开阔眼界,打开了思维不再享受象牙塔上的孤寂,有的则是在跨学科中找到舞蹈发展的去向!

—— 创意学院教师 :谢呈



END

总第53期

创意·汇第14篇

责任编审:姜    雪

摄       影:牟    可

排       版:张    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