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此生何幸,如沐春风

中国汽车消费网 2020-02-14

遇见你,此生何幸,如沐春风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在干冷生瑟的北国风光里,央街的青石街道,凹凸又不平,暗沉的青色中透着凄迷,泛着生冷的颜色。白桦秃头,残垣破壁,遗址颓圮,透着百年孤独的你终老一生,俄谣缓缓,行人慢慢,岁月长流,不尽绵长。

又是一个转角遇到爱,闻香识你。沿着那秋林步行街一步一步向前走,只是不知道目的是什么,在下一个路口的转角处,看到了你,一个名为金色时光的地方。美好的时光我们总是千方百计去挽留,去思考如何暂停在那一刻。如果生活一如视频播放器,也有暂停的选项,我想,我会在那一美好时刻,毫不犹豫的按下暂停键,美好的时刻就此停驻,绘下这一瞬间,永远珍藏。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披上衣裘,带走一块巧克力。推开门,原本以为会碰到一个佝偻着背,花白了头发,满脸皱纹的白胡子老爷爷。然而推拉门的下一刻,我震惊了。是一位老爷爷这点毋容置疑,可是纵然老爷爷白发胜雪,苍苍茫茫,却亦如此身形挺拔,面容俊郎,着一身黑色西装,虽年过六十,看起来不过五十风华的样貌,像是醇酒,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加香醇。唇边常挂着和蔼善意的笑容,眼角也染了笑,让他那苍白的脸上纹络愈加深了。

他向我们缓步走来,说着已经有些熟悉的中文,微笑道,“你好”。那一刻,我仿佛觉得汉语是这世间最优美动听的语言,没有之一。字正腔圆的汉语,自他口中流出的语音,自是一番韵味。音色浑厚宽阔,在季节更替的岁月里积淀,若大提琴上的音弦,余音不绝,听者入怀。

遇见你,此生何幸,如沐春风

闲坐金色时光,再一次耳边回想起动听的俄罗斯民谣,或向往爱情,或歌颂友情,或诉说生活……

两种语言交荡在不大的餐厅里,偶然抬头看向周围,偶尔交投低语,轻轻发笑。手中执起的刀叉,时时舀起盘中食,轻轻咀嚼,芬芳馥郁,回味无穷。我们偶尔谈天,偶尔说地,偶尔欢笑,偶尔淘气,偶尔回首,偶尔注视,偶尔低头,偶尔抬眸……似言不尽,词无穷。

想起临街大哥哥给画的糖人,轮盘里窥测的人生。汽车——名利双收,猴子——聪明巧智。是否是因此,才会在金色的时光里遇见你,自此念念不忘。

邻国老爷爷一如此友爱,让我想到了一个重要人,在我生命中所有的重要时刻,总有他最长情的告白与陪伴。他总是对我说,无论你身在何处,是否在我身旁,我永远是你的爷爷,我一如既往的深爱着你,惦记着你。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类人,以我们的名义,倾其一生,只为我们做一件事,哪怕年华老去,哪怕众叛亲离,哪怕身陷囹圄,永远爱着我们,守护着我们。他们从不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去视我若珍宝。

不知是否是上苍赐予我们每个人角色的那一刻起,他所有的等待都化作欣喜,而我们是他写过最美的情书,所有深情凝望的瞬间都变成了对望的空白,爱的我们风雨无阻。自此,深情不悔。

阑珊处,我轻松的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邻国老爷爷的眷恋不舍。凛风中,他捧着两盒巧克力的送别。故国自古便有折柳赠别的习惯,杨柳依依,惜别依依。不知是不是他的习惯,巧克力成了另一份送别的礼物。精美的包装无不透露的主人的用心对待,满满的俄文后是浓浓的异乡风情。我没有走过许多的山,没有路过许多的河,却独独在最巧的地方,收获一份巧克力,很巧的时刻遇见很巧的你,收货一份纯朴淡然的友情,日光白亮,一如此刻,美不胜收。

这世界最美的风情,是在天晴的日光下,初逢你的一个笑容,就此念念不忘。从来不知道,能够遇见你,是我此生何幸,如沐春风。

和爷爷的美好记忆

我作没了我的婚姻

遇见你,此生何幸,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