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色 · 戒》· 被太太团无情戏谑 · 来喜饭店的德国菜

安庆都市网 2019-09-10

弄堂longdang
多来弄堂白相,阿拉交关焐心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原载于公众号:上海幻影

作者:Fin_de_Siecle

照片:作者购买,实体收藏(其他来源另行标注)

参考材料:见文末


来喜饭店内景,约1938年


“易先生请客请客!太太代表不算。”

……

“请客请客!请吃来喜饭店。”

“来喜饭店就是吃个拼盆。”

“嗳,德国菜有什么好吃的?就是个冷盆。还是湖南菜,换换口味。”

……

喧笑声中,他悄然走了出去。


小说《色 · 戒》节选


《色 · 戒》里发生的一切几乎都集中在了静安寺路西摩路(今南京西路陕西北路)这个路口附近。小说里所有提到商号在三十年代末的静安寺路上也都确有其物平安大戏院就在这个路口的西南角,而王佳芝等候易先生的咖啡馆则应对应的是戏院门口张爱玲所熟悉的飞达咖啡馆凯司令西比利亚皮货号绿屋夫人服装店虽然在现实中并不离平安大戏院那么近,但它们也都曾真实存在于静安寺路在同孚路(今石门一路)和西摩路之间的街面上。


在小说的结尾里,还在麻将桌上嬉笑戏谑,等着“麦太太”请客的官太太们在报出的来喜饭店也是一家曾经确确实实在静安寺路上营业的德国餐馆。


来喜饭店(橘红色标出)隔壁就是爱俪园(哈同花园),沿着静安寺路再走几步就是张爱玲“王佳芝”都去过的平安大戏院

1932年,来喜饭店由来沪外侨Therese Seitz夫人开设在静安寺路1269号上。其隔壁就是哈同的爱俪园,背后则是沧州饭店(Burlington Hotel)。饭店的英文名叫Germania Restaurant,意为日耳曼妮娅(德意志民族拟人形象)餐馆,但中文译名则取老板娘Therese小名Resi来喜)为名,一来其译音在中文里较为喜庆,二来也区别于静安寺路上其他的德国餐馆。


1947年3月10号《新民晚报》报头下的来喜饭店广告


太太们嘴里的来喜饭店冷盆拼盘如今已无法考证。但是来喜有名的啤酒沙拉(刹拉)和咸猪脚倒是几十年之后还有老饕提及。


静安寺路爱俪园首右,有两家德国饭店,一家叫大来,一家叫来喜,都是以卖丹麦原桶啤酒,德国黑啤酒出名的。在上海喝黑啤酒,差不多全是到来喜、大来两家去。来喜掌柜的是个肥佬。大来是个肥婆。客人一进门,他们最欢迎客人跟他赌骰子,骰子是羊皮做的,有山核桃大小,赌法很简单,两只骰子,各掷一把,比点大小。客人赢了,白喝一大杯黑啤酒,客人输了。喝酒给钱。所以这两家饭店经常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来喜饭店里的酒吧吧台上倒扣着不少啤酒杯,吧台后的酒保和一旁的服务生都是中国伙计。


这两家都以盐水猪脚出名,人家猪脚白硕莹澈,收拾得一点毛根都没有,用来配黑啤酒,确实有风味。笔者最爱吃他们的红菜头鸡肉粉红色沙拉。上海名画家吴湖帆也有好,他说他们的沙拉如红梅得雪珊瑚凝霜,不愧是色香味三者俱全的下酒隽品也。


唐鲁孙,《中国吃 · 吃在上海》


饭店的墙上挂着鹿头鹿角和各种绘画、照片。挂着的钟指着10点25分


钟下挂着德国画家Carl Röhling于1882所作的《谁不喜欢美酒、女人和歌唱呢?》复制品


除了菜色富有日耳曼特色外,来喜饭店的室内装潢也充满了德式风情。


饭店四周的墙全用木板包住。木板上挂着照片和绘画。其中厨房门左侧挂着一幅德国画家Carl Röhling(1855~1920)于1882所作的《Wer nicht liebt Wein Weib und Gesang / Bleibt ein Narr sein Leben lang(不喜欢美酒、女人和歌唱的人一辈子都是傻瓜)》复制品。画名传闻为马丁 · 路德于1775年所言。虽说具体史实如何已不能考,但老板娘挂出此画的意义不言而喻。木板的上方则挂满了鹿头鹿角。

由饭店里向外望静安寺路街面


在静安寺路上的来喜饭店店面,1947年


《色 · 戒》首稿完成之后的第二年,张爱玲离开了上海,前往香港,自此也再没有回过上海。离开的时候,来喜饭店还在南京西路上营业。几年后,隔壁荒圮的爱俪园上盖起了中苏友好大厦。1964年,来喜饭店更名西海饭店,仍然供应西餐。到了1966年,生意越来越坏,最终于同年7月关门。八十年代静安区饮食公司曾试图恢复来喜的德国咸猪爪,但结果令曾经的老吃客不以为然


九十年代,来喜旧址连同沧州饭店拆除后,原址处建造了今天的锦沧文华酒店。


参考资料:


[1] Shanghai Street Directory -Bubbling Well Road, North-China Desk Hong List(字林西报行名簿), 1932、1933版

[2] 《上海市行号路图录》1939年版第87、98图,福利营业股份有限公司

[3] “来喜饭店,标准西菜”,《新民晚报》1947年3月16日第1版

[4] “吃在上海”,《商业月报》1947年第23卷第5期第1页

[5] “又一批商店更换新店名”,《新民晚报》1964年9月12日第4版

[6] 《中国吃 · 吃在上海》,唐鲁孙,景象出版社,1976

[7] 《惘然记》,张爱玲,皇冠出版社,1983

[8] “昔日南京路的西菜业”,石培钧,《上海地方志》1994年第2期

[9] 《静安区志 · 第五编商业 · 第五章行业 · 第十一节饮食 · 西菜西咖业》,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6年11月

[10] Kunstwerk des Monats April aus einem bäuerlichen Elternschlafzimmer- „Wer nicht liebt Wein Weib und Gesang“ [https://www.wn.de/Muenster/Kultur/2017/04/2763732-Kunstwerk-des-Monats-April-aus-einem-baeuerlichen-Elternschlafzimmer-Wer-nicht-liebt-Wein-Weib-und-Gesang,最后访问2018-12-30],2017年4月


====  相关阅读  ====